4000万网友在线“监工”,是关切也是期许-九方科技

4000万网友在线“监工”,是关切也是期许

最近,许多宅在家里的网友发现了新“乐趣”:观看武汉版“小汤山”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建造过程的现场直播,在线“监督”施工进程,这也被网民称作“云监工”。
这帮“云监工”自称“闲疯帝”,不仅24小时轮班观看直播,还打卡上下班,在评论区报到,直到1月30日凌晨2点,仍有4000多万“夜班”监工在线工作——这可能是史上关注度最高、监工人数最多的建筑工程了。
关注即关心,围观即抗“疫”。与其说是“网络监工”们在云监督,不如说是网友关注疫情的另类表达——他们之所以关注武汉版“小汤山”的建设,起初或许跟“6天建成”的神速刺激有关,但后来则是因为“小汤山”医院代表的是某种治愈与希望。不满足于“宅在家”的他们,用“云监工”方式表达了在场感,这也让处在战疫一线的人们知道:他们的贡献,正在被记录、被围观、被赞扬;他们背后,还有4000多万乃至更多人在关注、关心、关切。
因此,从物理角度来看,“关注者”或是被迫宅着、孤零零的个体,面对屏幕里与日俱增的数字和疫情地图,他们看起来是那么无措。但从心理层面来讲,人们永远不会感到孤独,通过一场场直播、一次次评论区互动,抑或是为施工设备取的一个个名字,人们逐渐完成了自身与疫情的关联,以及“我们”这个共同体的建构。
“哪里有恐惧,哪里就有爱”,“如果有一天,我的城市生病了,那么我们每一个人,搭把手,就过了”……就像《非典十年祭》最后的总结一样,若干年后,关于今天的电影和纪录片会怎么拍呢?希望那时,我们关于这段历史的共同记忆,虽然有“闲疯”,但也有参与;虽然包裹着恐惧,但实质永远是爱。
鲁迅说,无穷的远方,无数的人们,都与我有关。疫情面前,那些确诊病例的数字、那些合力抗疫的努力,都与人们休戚相关。而“云监工”,正是以围观、以行动、以爱去强化这重情感关联的行止,是对那种共同记忆地图的走心绘制。
本文来源 新京报,由 丁一 整理编辑,其版权均为 新京报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九方科技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发表评论


CAPTCHA Image
Reload Image